[祖母与《渔翁》 – 章念驰]

祖母与《渔翁》 | 章念驰
祖母与《渔翁》 | 章念驰

日期:2020年11月02日 17:30:31
作者:章念驰

指尖上的“老物件”/新华社祖母汤国梨,号影观。媒体各类人物介绍栏,均称她“诗人”,著有《影观诗词集》;寿登九十八,人称百岁老人。她生于乌镇,曾写了首小诗,思念她的家园——春水鸭头绿,落日牛背红。瓜皮渔艇子,摇出小桥东。寥寥几笔,把家园乌镇薛家桥的风景描写得活龙活现。她曾将这首小诗念给我父亲听,父亲正牙牙学语,跟着朗朗吟诵。我祖父太炎先生听到了,问他:“你在念什么呀?”父亲说:“在念妈妈写的诗。”祖父竟惊奇地说:“不知从哪里抄来的!”由于祖父整天繁忙全国大事,竟不知道自己夫人好诗,能写出这样情形的诗句,够大男人主义的了。祖母晚年,身体明亮清明,履历了一个世纪沧桑改动,物是人非,不堪孤寂,常常口中念念有词,反反复复吟诵着几句话,波澜起伏:“渔翁……梦……晓汲……不见人……,叹及一声……回看……岩上无心云相逐。”我彻底不解其意,只要一句话我是听清了,即“云相逐”。有一天我问祖母,您在念什么呀?她笑盈盈地用支红笔在纸上写了——渔翁夜傍西岩宿,晓汲清湘梦(应该是“燃”)楚竹,烟销日出不见人,欸乃一声山水绿。回看天边下中流,岩上无心云相逐。她没有作解说。那时我大约只要七八岁算了,似懂非懂,仅仅将这张纸保藏了起来。今后我长大了,总算有一天读到了这首诗,但不是在课文之中。我总算知道了这是唐宋八大家里的柳宗元的名作,叫《渔翁》。此诗写的是湖南楚地永州西山风景,但“燃楚竹”三字祖母却写了“梦楚竹”,这是我记得很清楚的。我从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,转瞬成人、变老,将成八旬翁了。跌宕起伏,劳劳碌碌,竟不知老之至也。不知怎样,近年来,我也经常会想起《渔翁》中的诗句,似乎有一种韵律在我心中回旋,与我构成一种共识。真难以想象,我不时也会念上一句,哼了两段。这终究是不是简略的“返祖”现象,我不敢肯定。柳宗元中年因参加永贞改造,被贬永州,寄情山水,写景抒怀,描写了一个美好的山水风景:一叶小舟,泛动湖中,黄昏依山而息,黎明生火烧饭,青烟缕缕,湖中飘浮,山林幽静,空无一人。餐后渔翁又摇起橹桨,慢慢驶向远方,远方山水连天,山色碧绿,安静的山清水秀中,唯有山岩上的云朵在彼此追逐……柳宗元是以什么心境写这首诗,历代解说各异,有人说他寄情山水,以求摆脱,有人说他大材小用,向山水倾吐。我国的士大夫扫除烦恼,往往靠幽静山水来清洗心头烦躁。我想,此刻意境或许远不止此。这首诗外表来看,安静,幽雅,有山有水,有人有声,有天有地,有动有静,满目苍绿,宽广绚丽,但对一个失落的人来说,这首诗的要点不是景而是云。他对云说:云啊云,你何须你追我赶,乐此不疲,竭尽心思,彼此追逐,这全部多么徒然,全部皆空也!对一个老迈的人来说,你争我夺,相互追逐,到头来全部皆空,不就是“人生如梦”。所以我祖母将“燃”改成“梦”,虽与情不合,却与理相符。每一个人的履历履历不同,读这首诗的意境也不相同。就像一部《红楼梦》,各人读出不同的心得,言情、淫色、社会、阶层,无所不有。今日我能够领会祖母为什么在万万千千诗篇中会独钟《渔翁》,最少有以下几点理由:一、她自比渔翁,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;二、生性宠爱山水;三、一声叹气,人生如梦,“烟销日出不见人”,如她的次子远赴美国不归;四、“回看天边”与“回看人生”,此境此情如一;五、人生如天边的云,你追我逐,何曾“无心”,多少寄情,消失在无聊的你追我赶之中……对一个百岁老人来说,荣誉、金钱、明争暗斗……,都不过是一声叹气!跟着时刻的消逝,我也垂垂老矣。我遽然能了解与读懂祖母为什么会独钟《渔翁》,了解为什么这首诗韵脚会从她口中跳出,由于这首诗中的确有许多词语与人的心境引发共识,这是诗的特有的魅力。如思乡的“床前明月光……垂头思故土”,如思故人的“清明时节雨纷繁……”我特别喜爱看山雨欲来的云景,乌云追逐,大有吞下全国之势;我也喜爱看天高云逐的秋景,云中有无量的改动,云中带来气象万千……现在我不只了解了祖母为什么会不时念《渔翁》诗句,为什么我也不时会跳出《渔翁》中的一二句……此刻此境咱们取得了同理心。从柳宗元到今日,多少年月逝去,多少人杰作古,年复一年,人复数代,都没有改动“岩上无心云相逐”,期望全部追逐都是“无心”算了!做得到吗?写于2020年9月6日

You may also like :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